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广寒轶事

生命从四十七岁开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骆叔家作客   

2014-09-22 19:48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大姐接儿媳,青从州城来贺喜,酒席之后,她要回家看父母。我们很久不见,话题很多,边聊就到了她父母家楼下。我想,既然都到楼下了,干脆上楼坐坐,早该去看看的。

      上楼,李阿姨开门,惊喜不已。人老了,总是望人上门,更何况我们两家相交多年,上一辈同事、邻居,下一辈同窗、玩伴,是难得的故知。

       有些日子没见骆叔了,这次一见,觉得他似乎比前些日子精神了很多,也年轻了很多。一问,他今年满八十。我暗自奇惊,咋一见,也就六十多呢,一点不显老态。嘴里一恭维,骆叔满脸开花:“我这个人就是心态好,凡事看积极一面,也没啥烦恼……”

       骆叔与我老爸多年同事,私交甚密。他们都是外地人,大学毕业支援山区来利川的。两人的家史也差不多,都是富家子弟,土改时两人的父亲都倒在新政权枪口下。人生三大不幸,骆叔占据其二,一是早年丧父,二是中年丧妻。青的生母彭阿姨我见过,清秀贤淑,是当年少有的知识女性,与骆叔感情甚笃。彭阿姨走时我与青都只有十岁,骆叔如伍子胥过昭关,一夜间白头。

        因为故交,谈兴自然很浓。青的大哥也在,他在一中学任校长,也是极有思想和建树的人。骆叔从前不大健谈的,老了话也多起来,总是抢着说。骆叔对眼下的生活很满意,对社会的发展变化充满了肯定和乐观。谈及家事,虽然他对父亲的死感到冤屈,但也能坦然接受:“改朝换代嘛,哪有不冤枉死些人的,历朝历代便是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骆叔与李阿姨结婚时,双方各有三个子女。不同环境的两家人凑在一起,难免各种各样的矛盾,生活也有些拮据。少时青时常流露出一些怨尤,觉得父亲不该续弦,与李阿姨也隔膜。让人惊叹的是,骆叔与李阿姨硬是把这样一个大家庭维持下来,六个子女成家立业后,老两口形影不离,其乐融融。每次在街上遇见,基本都是两人一起,秤不离砣,公不离婆,几十年恩爱如初。现在青谈及父亲:“幸好有李阿姨,要不然我们都忙,谁来照顾?他们过得好,我们也放心……”渐渐地,青对李阿姨也好起来,每每回家,总要给李阿姨买礼物,左一声妈右一声妈,热乎得很。

       相互比较,我觉得骆叔家比我们家更温馨和谐。究其原因,父亲要负主要责任。自我晓事以来,父亲总是阴沉着脸,脾气很暴,两句话不好,嗓门夸张了,拳脚也飞舞起来。母亲能干善良,又很漂亮,配父亲这种“坏分子”绰绰有余。可父亲却不,时时处处以一种挑剔的眼光看她,总把她的缺点放大成天挂在嘴上,不懂心疼人,也不知晓人情世故,家里大小事情都是母亲一手操办,做不好还要受父亲的责难。

      在家如此,在外也是如此。因为身世,父亲心怀仇恨。时过境迁,人是物非,按说父亲早该看淡释怀。可他却不,他坚定不移地把这种恨牢记着,发酵着,岁岁开花,岁岁结果,枝繁叶茂,生生不息。有一次生病,他以为自己不久于人世,将我弟弟叫到床前,传授家史,让仇恨根深蒂固地延续下去。

      老实说,中国社会在共产党执政下,也有不少进步和变化,但父亲眼里视而不见,在他眼里和口中,有揉不完的砂子和道不尽的腐朽,看样子如果不是老迈,大有揭竿而起的意思。

    父亲嘴里少有夸奖和赞美,也少有感恩和包容,他已经习惯用阴冷灰暗的眼光看世界,也少有凡俗的快乐。有时候我很佩服母亲的忍耐力,遇到这样一个男人,一生基本没有幸福可言。

     仔细想来,父亲的坏脾气固然给我们这个家庭带来很多灾难,其实真正不幸的还是他自己。无论有多少人羡慕他,他依然感觉不到幸福。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很少开心笑,很少与人玩耍逗乐,他与社会苦大仇深,与妻子儿女,亲朋好友也都苦大仇深。多少年来,父亲就是一块巨石悬在我们头顶,让我们紧张,害怕,也感觉危险。毫不夸张地说,我们在父亲的阴影下战战兢兢。父亲就这样把自己禁锢在狭窄的空间,让挑剔和仇恨遮蔽晴朗的天空,将日子过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  在骆叔家里,骆叔笑呵呵给我们讲一些趣事,李阿姨则在一旁给我们添茶续水,削水果,夹核桃,要不是怕时间太晚,真有些恋恋不舍。怪不得这些年青再忙也时常回家,人不管多老,父母健在,就有一份温情存在。可惜,这种氛围与我们无缘。

       一个人的心态决定一个人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,这在父亲和骆叔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包容,平和,慈悲,隐忍,这的确是生活的智慧,拥有它们,不仅能让人如沐春风,也让自己开心释怀。生活有多个不同的角度,怎么去看待,实则考验一个人的真知卓见。幸福不是谁能赐予的,其实它就在你心底。你想得到,它呼之即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