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广寒轶事

生命从四十七岁开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长发背心  

2014-05-19 20:41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那日在办公室里待着,变天了,寒意袭来,连连打着冷噤。我把盘在后面的发髻散下来,让它垂在背心帮我遮挡风寒。快齐腰际的长发,立即把我冰凉的背心捂得温热。

      去冬头顶大把大把掉发,就像深秋的落叶,即使没有风来,也照样簌簌坠地。有一次拍照,竟然能看见头顶白花花的肉!我是个唯美主义者,很难接受自己这副情形。深深的恐惧山一样压迫而来,脑际里涌现出心将死身将朽的不祥预感。

       也许是遗传的缘故,我一直有着一头浓密的头发。它乌黑,顺畅,洗发的时候占据了满满一盆。我表妹是个发型师,每每请她打理头发,她便要啧啧赞叹,说是这头发可以做洗发水广告了。有一年坐车去咸丰,靠在座椅上睡着了。车到站,想下车竟然挣扎不动——后排两个无聊男士将我的长头发字牢牢捆在座椅上!后来请人帮忙解了半天,才得以脱身。

       岁月培养了生命,也在点点吞噬它的生机。人到一定年岁,掉头白发也是自然现象。但我这一头秀发的损伤,也有太多的人为因素。人这玩意儿,往往对已经拥有的东西毫不珍惜。我嫌头发太多不好打理,胡乱待它,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。刚流行染发那阵,也去染了一头棕红色。当时,我们宣传部只有两位女同志,一个染成棕红,一个染成金黄。见两个都染了发,把我们部长气得不行,在会上狠狠批评:“领导机关的人,要注意自己的形象,别搞得像社会上的时髦女郎!统统给我染回去,要不然,就别来机关上班了!”那时我们部长是很严厉的,没有人不怕。但为了“美”,第二天,我们照常顶着一头染发上班,气得部长干瞪眼。后来看一个科教片,介绍染发剂里有一种化学物质“对笨二胺”,是一种致癌物质,没有一种染发剂不用它,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。理发店里吹嘘那些“纯天然染发剂”,纯属胡说八道。从那时起,无论他们怎么游说,我坚持不再染发。

        除了染发,还烫过“玉米须”,“爆发式”,“垫发根”、“负离子”……总之,这几十年就在头顶上折腾。2011年的感恩节,我突然决定留长发,尽管人们说我的短发更干练,但我却无比怀念少女时代那一头飘逸的长发。而这期间,因为写作辛劳,因为心气不顺,头发虽然长了,但稀稀疏疏,如野火焚烧过后的森林,地表灼伤,葱郁不再了。

       老天 让你大难不死,自然也会给你活下去的源泉。今春某一个时间突然发现,头发厚实了,先前看得见肉的地方,也黑压压地冒出些短发。那些蓬勃向上发丝儿向我宣告着生命的奇迹!对镜抚摸,那是一种巨大的劫后余生的欣喜。

        呵护它们,成了我生活中一件不可或缺的事情。从饮食到保健,每一个环节都一丝不苟。虽然说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。”若不是曾经的失去,也不会有如此的珍惜。

       我的长发,就在这样一个阴凉的上午,像一位体贴的恋人,真真切切捂热了我的后背。伸手抚摸,仿佛触及我那早已逝去的青春。

      人哪,即使整个世界都将你抛弃,你依然有权利好好爱自己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