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广寒轶事

生命从四十七岁开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同桌的他  

2014-03-21 00:51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上高中时,我是班里的“班花”。班主任调整座位念到我的名字,闹哄哄的教顿时安静下来,竖起耳朵听下文。这一回,老师点了卜同学的名。卜同学迟疑片刻,满脸通红地站起来,挎着他那破了洞的帆布包,在众人齐刷刷的目光中,从桌子缝里别过来,在我身边局促地坐下了。

老实说,与“班花”同桌,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。卜同学平白无故遭遇很多白眼讥讽不说,还要耐心忍受“班花”的无理。年少的我并不怎么淑女,身上带着太多不谙世事的蛮横霸道。做作业的时候,胳膊肘儿想放哪放哪,把卜同学挤到桌子边上。我个儿瘦,总喜欢把桌子挪得很窄,让坐在里面的卜同学半天挤不进去。上政治课老师要检查笔记,我把笔记本朝他一扔,躲在用书砌的城墙里看小说,累得卜同学满身大汗。下课后,他把抄得十分工整的笔记本递给我,自己抓紧时间补记。卜同学钢笔字极好,每次的笔记都让我十分满意。

我们上中学那阵,全国人民刚从饥荒中缓过神来,对饭菜有些条件反射。每次吃饭铃响,男生们百米跨栏似的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饭钵抢出来,一边走一边狼吞虎咽。有意无意抓错饭钵也难免。于是,常有一些女生饿了肚子,哭哭啼啼找老师告状。

卜同学绝不让这种悲惨的事件在我身上发生。他每次奋不顾身从饭堂出来,总是“顺带”着我那只饭钵,趁人不备塞给我。尽管十分小心,卜同学的举动还是被那些虎视眈眈的男生们捕捉了,众人愤愤不平,在男生寝室里围着卜同学炒“盐黄豆”(推搡)。

少年钟情,少女怀春,那时节男女同学谈恋爱的着实不少。我们学校座落在一个风景优美的湖边,古树参天,绿草茵茵,静谧优雅的环境仿佛格外催促故事的发生。卜同学长相过得去,学习不错,又爱好文体,智商情商都不低,再说,他上学晚,比我们大几岁,正是情窦初开。而坐在旁边的“班花”不仅人漂亮,文章也漂亮,能歌擅舞,又是蓝球队的中锋……高年级的、隔壁班的男生苍蝇似的飞到他身边嘤嘤嗡嗡……卜同学占尽了天时地利,却从不愈越雷池。

因为“班花”总是高高昂着头,目不斜视。常常有殷勤过头的男生被打击,成为全班乃至全校同学的笑料。

卜同学的心境,似乎比校园外边那一汪碧水还要安静。没有过格的语言,也没有越界的行动,胳膊稍微过来一点,便马上缩了回去。但卜同学藏不住自己的眼神,每次眼光一掠,柔情蜜意便暴露无余。我总是冷冰冰地回敬他,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打击他的自尊。尽管那时我对爱情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,但卜同学是不入我法眼的。卜同学尽量收敛隐藏,小心翼翼守护着这份纯情,直到我们高二分班。

与卜同学一分班,他便在我的视野彻底消失。后来听说他高二没上完,便掇学在工厂顶了父亲的班。

再次见到卜同学,时光已整整流逝了三十年。告别母校,我们各自为前程,为生计,为婚姻,为子女……奔波劳累,时光如白驹过隙。这其间,纯真的同窗之谊在纷繁琐碎中消磨,只剩下一些若有若无的记忆。年愈不惑,追求的,奋斗的,期待的一切都已尘埃落定。历经世事沧桑,堪破人情冷暖,少年时代的纯情再一次从心灵深处浮现出来,历久弥新

这次聚会是瞿同学家接儿媳妇。几个老同学坐在桌上打牌,我身后一直安静地坐着一个人。婚礼上人多,看客不少,有人围观也不奇怪。我把一杯茶水喝干了,再伸手的时候,碰到一罐“王老吉”。一抬头,那人冲我微微一笑。好面熟呀!这不是卜同学吗?

听我一声惊呼,众同学哈哈大笑起来:“人家当年天天围着你转,纸条传了几百张,你竟然连人都不认识了。”

遥远的记忆潮水般涌来。我想起风光旖丽的校园,想起清脆悦耳的下课铃声……感慨,欣喜,还有岁月无情的忧伤。与同桌久别重逢,自然要仔细打量一番。卜同学略显苍老,衣着很旧,领口袖口破损,还带着发黄的汗渍。卜同学被我看得不好意思,急忙把脚往后缩。可是晚了,皮鞋豁着嘴,让主人在老同学面前窘得面红耳赤。

“卜同学,你怎么越长越矮了呢?”记忆中,卜同学身材魁梧。同学之间口无遮拦,李同学马上一嘴接过去:“人家天天在建筑工地挑沙浆,压矮了。”卜同学脸一红,马上解释:“在水泥厂上班没两年,就下岗了,做生意又没本钱,要养家糊口,先前在建筑工地上打工,现在在跑摩的……”卜同学的讲述已在我意料之中,看他的衣着,便知晓他生活得并不如意。

老同学难得相聚,赵同学提议,午餐不在婚宴上吃了,他请我们喝酒去。于是,大家找了一家餐馆,围坐着喝酒叙旧。

酒过三巡,腼腆的卜同学话多起来。他说,他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就是中途掇学。父亲不管家,母亲身体不好,家里姊妹多,他排行老大,顶班挣工资,是当时唯一的选择。听了卜同学的话,大家都为他叹惜。人啊,年轻时踏错一步,一生都逆转了。而人在某些时候,并没有多的选项,这或许就叫命运吧。

叹惜过后,男女同学又相互揭短,打趣。当年那些神秘羞涩的事,在一群奔五的人面前,全成了笑谈。谁和谁在教室里约会,冷得把书烧了一大堆;谁和谁晚上出去得太晚,翻大门被值周老师抓了……坐在角落的张同学,原本少言,这会儿他受了感染,突然向我宣布一条爆炸性消息:“高中毕业后,卜同学托我带一封信给你,那时你已经回城了,我找不着,只好把信还给他……”众人一听,立即追问卜同学是否是真?卜同学再一次红了脸,不好意思扫了我一眼,默认了。

桌上的气氛有些异样了。为了打破窘局,我冲着卜同学哈哈大笑:“你干吗绕那么大个弯?当初我们同桌,传张纸条不是近水楼台?”卜同学抿了一口酒,把头深深地低下去,没有言语。沉默一会儿,卜同学突然笑了:“罗同学,你还记不记得?有一回牟同学欺负我,你抱不平,把墨水洒在他脸上?”牟同学马上附和:“是是是,我才骂卜同学两句,你的墨水就洒过来,糊了我一脸!”我调动所有的神筋都搜索不出这个情节,甚至怀疑他们杜撰。那时是不太文静,但也不至于野蛮至此。

卜同学再一次确认:“高中时好多事我都忘了,但这件事我没忘,一辈子都记得……”也许是酒劲,也许是有些话藏了三十年,不吐实在不快,卜同学决定当着老同学的面豁出去:“那时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考大学,大学毕业有了工作,才有资格来找罗同学……无奈,家里条件不允许。其实,我那时学习好,继续读,应该能考上。”

屋子里静出奇,有人想轻松调侃,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话语。我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抓起一只汤匙,把锅里的菜捞起来,往大家碗里送:“别光顾说话,吃点菜!”

李同学着急上火车,许多话题就此搁住。相互留了联系方式,我们决定散了。

赵同学开车一直把我送到家门口。大家探出头,伸出手,与我道别。卜同学坐在后排的角落,一言不发。我朝他望,他眼睛里泪光一闪,扭头,看车窗那边去了。

赵同学载着他们,很快消失在滚滚车流。转身上楼,掏钥匙时碰到一个冰冷的东西,是卜同学递给我的那罐“王老吉”。我不喜欢喝饮料,顺手把它放在凳子上了,是谁把它放进包里?不是卜同学还会是谁呢?握着它,我突然觉得心里很堵很堵。

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了很久,总觉得有几句话一定得对卜同学说:人的幸福不在于外表的光鲜,而关键在于内心的感受。有钱有权有名并不意味着幸福,平凡琐碎不一定没有滋味。有的播种可能硕果累累,有的耕耘可能颗粒无收。珍视眼前,珍惜已经拥有,快乐才能在心中盈满。人在命运面前何其渺小,无能为力的时候,就心平气和地接受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