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广寒轶事

生命从四十七岁开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得而复失的瞬间  

2013-08-10 22:32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今天去病房,看见床对面坐着一位老太太。听交谈,是邻床男孩的外婆,带着鸡蛋蜂蜜来看外孙。细细打量她,七十多年,皮肤晒得很黑,是长年在地里操劳的人。但穿得利索,头发规矩,面目也和善。

      有空调的房间,盖着被子热,不盖被子冷。于是从家里拿了条浴布,将裸露的地方遮挡着,省得着凉。打上针,困意来了,把浴巾胡乱一裹,迷糊过去。隐隐地,觉得有人在帮我扯浴巾,还有嘀咕:“脚都露在外头,最凉不得就是脚了……背心也露不得……”很快,我被浴巾盖得严实了。这其间,一双温暖且粗糙的手时不时从我肌肤上轻轻滑过。凭感觉,那是一双搓过麻绳,洗过铺盖,揉过咸菜的手,密密麻麻的茧子触摸在我身上,格外服贴顺畅。

     我本是假寐,这会儿睡意全无。但又不愿睁眼,甚至还有意无意掀了浴巾,让她过来忙活。后来,她干脆坐到我床沿上,忠实地守护着我的浴巾。

     一股温热的东西从我眼里往外涌。我紧敛着它,不让它滚出睫毛。我突然发现,我的身体里,一直渴望着某种东西。父亲像一个职业政治家,一身只关心国家大事,不懂人情世故,也温情不来。老了,儿女稍微伺候不周,便满腹抱怨,暴跳如雷。从不体谅我们生存的艰难。母亲由于种种原因,很早就沉醉在酒精里,跟精神病人无异。近十年来,她完全游离在自我的世界里,对子女异常冷膜。多少年来,听到那首“常回家看看”,便如锥心一般。家,父爱,母爱于我们,如隔世般遥远。

     想到这些,眼里的东西便不争气,拼命往外滚。故意用手遮着,也不知道她是否看见?今天的液体滴得特别快,很快两瓶就完了。护士抽了针,我还不想起来,躺在那里继续睡。她仿佛看出了我的依恋,一直在旁边坐着,手紧挨着我的手,把体温执着地传过来。我想请她摸摸我的背心、我的头、我的手臂……终觉难以启齿,直到她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 她走到门口,我坐起来,用眼睛送她。她与我已有默契,出门的一刹那,回眸深深地看了我一眼。那一刻,我突然万分眷念,想让她别走,还想喊她一声“妈!”

      呼唤依旧没有出口,她很快消失在门外。惆怅,失落……我想,今生今世,我与她,再也没有机会谋面了。

     一瞬间,我变得异常脆弱和矫情,把自己捂在被子里,不断地低声喊妈,让泪水汹涌决堤……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