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广寒轶事

生命从四十七岁开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高处不胜“暖”  

2013-11-20 11:33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——《地心引力》中的人性大美

 

好东西不能独享。就像一桌色香味全的菜尧,非得叫上三五知己,小酌一杯,品酒日白才有滋味。日日经过传媒影院,看到《地心引力》上影的预告,就寻思找一群好友一同观看。

终于等来片子首影。上午便约了烟厂的两位同事:二两和高明;政协老赵说他要带一个朋友,原以为是位红颜,来了一看才是我过去的邻居老蔡;我觉得队伍规模还不够,又叫上律师朋友耀谱,寻古盐道一起露营的摄影师赵英槐。

人齐了,大家聚在一起喝酒。我带了两瓶好酒,心想把他们吃麻了,晕乎乎看电影更有趣。谁知一个个警惕性很高,分了一瓶,另一瓶死活不让开了。

饭后直奔影院,在门口一人领一副眼镜入场。早先很烦那眼镜,鼻子上本来就有一副了,再加上一副,实在让我精致的鼻梁骨吃不消。不过手上这副眼镜很轻,重叠上去,几乎没有感觉。

一落坐,电影便开始了。那场面着实让人震撼!如今的三D技术真是了得,坐在影院里如临太空,在广袤的天际漫游。蔚蓝色的地球,黑白分明昼夜分界线,一望无际的星空……没有三D电影,一群凡夫俗子哪有机会在太空里闲逛啊?

其实,最让我震撼的还不是那些宏大壮丽的场面,而且影片细节里透露出的人性之美。女主人公是一位任务专家,在航天飞机被卫星碎片击中之后,脱离了飞机,在太空里飘浮,宇航服里的氧气也一点点下降。这时,她的同事去救她,一边艰难地寻找,一边在耳脉里聊一些极其琐碎的话题。那情景不是经历生死,而像在某一个黄昏,一对伴侣在公园里漫步聊天。后来,他们来到俄罗斯的空间站,因为一根绳子无法存载两人回到空间站,男主人公在危难时刻,平静地松了腰间的锁扣,独自飘向太空。即将成为太空垃圾的他,除了给女主人公发出指令之外,还没有忘记让她欣赏天边的日出……让人觉得,他不是赴死,而是真的去了天堂,在黄金玉石铺就的街道上漫步。

女主人公经历艰险,到了俄罗斯已经废弃的空间站,飞船返回舱没有动力,她无法返回地球。这时,她在调频呼叫中突然听到了地面一只狗叫的声音,还有婴儿的啼哭……刹那间,她没有了死亡的恐惧,在欣喜地聆听中,平静地打开闸阀,放掉舱中的氧气。

看到这里,我就想起了国内的一些影视作品,在这种时节,主人公的情感一般都会升华的,他们想到的多半民族大义,政党利益……如果这个时候还这么“婆婆妈妈”,英雄的形象定会大打折扣。

艺术的生命力在于它的本真。一个脱离人性虚构的“大义”,只能迎合一个时期“主弦律”的需要,不可能有长久的生命力。我想起一篇杂文,说是董存瑞当初炸碉堡的时候,喊的并不是“为了新中国,冲啊!”而是:“狗日的河南人,我操你祖宗!”他与一位河南战友一起去炸碉堡,因为没有支架,河南人说去找棍子,一去不回了。结果总攻开始,董存瑞如果不举手炸碉堡,也会死在自己人的枪林弹雨之下。

喊“为了新中国,冲啊”的董存瑞固然是英雄,但喊“河南人我操你祖宗”的董存瑞未必就不令人敬仰。

艺术需要有“阶级性”和“政治立场”。但我肤浅地认为,任何阶级和政治,都不能脱离最基本的人性。艺术是人的创造,得遵循人性的基本逻辑。

耀普昨晚从影院出来,很快就被电话叫走了。我想他肯定花天酒地了一晚上,要不然,怎么大清早才发个短信来。短信上,他郑重其事地说:“晓燕,昨晚那电影不错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