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广寒轶事

生命从四十七岁开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塘印象  

2011-07-29 19:25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听说我要去新塘,办公室一个男孩突然站起来:“啊?你要去新塘?”那神情仿佛我去的不是恩施新塘,是阿富汗或者索马里。也难怪,他曾在新塘工作。用他的话说,在新塘教书不如在城里捡垃圾。枯燥,贫穷,来一趟城里,车在坑坑洼洼的路上摇晃大半天,骨头都散架了。还不到一年,他就憋疯了,拼命学习,通过考试逃离了那里。

我对山区的贫穷一点都不陌生。因为职业原因,到过茅草屋,岩居,大山顶上的窝棚。就在去年冬天,我姐心血来潮,邀我去当年父母“劳动改造”的地方怀旧——她馋正宗土腊肉了。我听了涎口水直滴,屁颠屁颠响应。那时节腊肉刚炕好,柏树烟子是幼年时期最向往的味道。去的地方名叫椿木山,一条机耕路到管理区,接下来步行。

越往山里走,感觉越荒凉。这些年,青壮年打工去了,庄稼地荒芜,狗尾草在路中央飘摇,霜凝在上面,一片衰败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姨妈家还是老样子,几间歪歪扭扭的木板屋,地坝里一些牛蹄印,大大小小积满了污水,牛粪猪屎如裸露在外的地雷,稍有不慎,便会惊天巨响。儿时游戏的地方,竟然无处下脚!也难怪,表兄弟都外出打工,留下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,带着三个孙子,种十来亩庄稼,能顾得过来吗?那一顿腊肉倒是解馋,可晚上睡觉真是遭秧了。一上床,被子一股浓烈的汗臭,手一摸,既湿润又粘乎。黑乎乎的蚊帐上布满阳尘,一翻身,那尘埃便扑面而来。我姐不敢盖被子,象征性地蜷曲在床上,傻傻地等天亮。半夜时候,有了便意。茅坑在外面,出了屋,还得穿过一块地坝,黑灯瞎火的,害怕。正着急,看见屋角有一只尿桶。尽管不习惯这种小解方式,但也无奈,人咋死都行,就是不能被尿憋死。

陈放了很多天腊尿不动它倒也罢了,一泡热尿冲下去,刺鼻的怪味便满屋子腾起来,挥不出,甩不掉。我和姐捂着鼻子,抡起耳刮子扇,那味道还是执着地伴随我们到天亮。

回城的路上,心情异常沉重。改革开放三十年了,很多地方不仅没有富起来,返贫现象很严重。尽管公路沿线“新农村建设”如火如荼,总感觉“马屎汤圆皮面光”,剥了皮,仍是不堪目睹的现实。

恩施的大山深处有太多的穷乡僻壤,新塘山高路远,能好到哪去?

坐车去新塘,虽然路远弯急,但一路平稳,一条宽敞的水泥路,没有想象的遥远,一个多小时,就到了新塘乡政府。下了车,仿佛置身于一片高山别墅,房子很气派,坝子很宽,郁郁葱葱的几棵大桂树,忽高忽低的喷泉辉映着金色的夕阳,美丽而壮观。漫天的水雾扑过来,把一身的暑气散了。很多人围着喷泉和着音乐跳健身舞,时尚而张扬。

第二天的日程是参观植物园和厚朴林。也许是职业敏感,我对所行的目的地并不感兴趣,只想在路途中捕捉一些细微末节来完善我对新塘的印象,我们开车在乡村小路上巡游。开车的是恩施交警的徐警官,他曾在新塘当派出所长,对这些田间地头十分熟悉。公路四通八达,巴掌大一块地也不闲着,整齐而葱绿地长满了蔬菜。这哪是种庄稼呀,简直就是绣花!地地道道的精耕细作。六月天,菜长势正好,成片的是白菜和包菜,大小匀称,像用模具倒的。四季豆缸豆一簇簇,像挂面像珠帘,伸手就是一大把。辣椒有红有青,齐刷刷地挂在枝丫,肥硕的茄子,蛮笨的瓜……最令人激动的烟叶,一行行,一片片,绿油油,郁葱葱,叶片油润宽大,没有一根岔枝。听徐警官介绍,这里农民种植水平很高,靠高山返季节蔬菜和烟叶厚朴黄连致富。这里是全国非常有名有紫油厚朴基地,有悠远的种植历史。

走累了,我们把车开进一家院子歇息。主人搬了凳子让我们坐在院子里,泡了几杯绿茵茵的茶。我趁机进屋转了一圈,屋里面白墙瓷砖,抽水马桶,洁净得很。问及家里收入情况,主人说,他们家五、六亩地,种返季节蔬菜,每亩能挣两、三万。还有几千根厚朴,那厚朴一根要卖两百多元。简单一算,额头密密的汗珠便冒了出来——够我们干几十年呢。

见财起意,便动了来新塘种菜的念头,对随行的村长一说,他哈哈一笑:“这里哪有地租呀?就是建房,一平米也卖五六百呢!我一听,晕了。

这年月,“形象工程”成了时尚,统计数字年年攀新高。“访贫问苦”的大都在公路沿线跑马观花,吃吃“农家乐”,听一些眉飞色舞的汇报便绝尘而去。真正能沉下心带领老百因地制宜,脱贫致富的能有几人?来一趟新塘,突然有一种感悟,汇报材料里华丽词藻有什么意义?真正让人怦然心动的,有成就感的,是老百姓那一脸的幸福。

开了车窗,田野里清凉而芳香气息扑面而来。我想,坐在宽敞洁净的农家院里,把土腊肉炖得喷香,摘些新鲜蔬菜洗干净放进去,那味道该有多美!大家笑我馋,我不申辩,是人都希望把日子过得有滋味。我如此,新塘的百姓亦如此。

在新塘待了两天,新塘乡政府领导名字一个也没记住,也没有去了解他们是怎样带领老百姓发展农业产业,把这一片穷山恶水改造得如此富庶。我们行走这一路,沿途的老百姓大都一脸灿烂,笑得像地里向日葵。还需要了解什么呢?有一首歌唱得好:“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。”

回来,我兴奋地告诉办公室那男孩:如今的新塘是一片希望的田野!他傻傻地站着,半天才缓过神来。良久,突然一拍脑门:才四年呀,变化这么大?咯老子的,当初有人想招我当上门女婿,我还不干!大姐,有后悔药不?我说,新塘是不得要你了,你到我们当年下乡那地方去呗,那里自然条件跟新塘差不多,有大片地荒着。他听了,一脸惶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