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广寒轶事

生命从四十七岁开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0-07-21 11:01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去年冬天,在哈尔滨,夜晚突发奇想,想体验一下北国的冬天到底冷成啥样。于是,就全副武装之后,从温暖的房间里走出来,在哈尔滨空旷的大街上漫步。零下三十多度的寒冷,是一直生活在江南小城的我从未体验过的。那瞬间,就听见了自己骨头被冻裂的喳喳声,心脏被冻结的丝丝呻吟,还有血液被凝固的静寂。

      十多年前,母亲出了点意外,一个人在冬天冰凉的水泥地上躺在几个时辰。我抓住她冰凉的手,以为她不行了,当时的感觉不是悲,也不是痛,而是凉。

      有一次,看到罗密·施奈德苍老的照片,心一下就凉了。她曾经是一位美到极致的人,被岁月蚕食之后,毫不留情地变丑了,身上看不到丁点美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目睹美的殒灭,那一种感觉是凉。

      有这样一些感情,爱过,恋过,笑过,哭过,山盟海誓,情撼天地……却莫名其妙地误解了,疏远了,淡漠了,各自散去,成为陌路。

      美好情感的终结,那种感觉也是凉。

      就是从温暖的房间里出来,在哈尔滨街头漫步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  宁愿是悲,宁愿是痛,却不愿是凉。

      凉透了,就成了南极的一座冰山,即使有阳光照在上面,却再也化不开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